您當前位置回到首頁 > 商會新聞 > 商會新聞
商會大會互動論壇實錄
編輯:www.thwav.com  來源:玉環上海商會  日期: 2010-5-27

  周德文    中國中小企業國際合作協會副會長    鄭永剛    杉杉投資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
  凌蘭芳    中國絲綢之路集團董事長 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孟凡辰    西門子大中華區副總裁
  梁英杰    匯豐直投執行董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徐文華    上海木材行業協會會長


  新模式,新領袖,新產業是方向,商會組織者如何參與發現、鑒別新經濟形成新模式呢?在新產業,新模式的驅動下,將會產生一批什么樣的商會新領袖?而原來的商會領袖該如何參與其中,并且在前進中如何發揮領袖作用?

  主持人:我們這一場討論的跟前面不一樣,我們重點說商協會能夠發揮什么樣的作用,我現在派的任務是這樣的,一會兒我請梁英杰先生,孟凡辰先生,凌蘭芳先生。他們每一位現在都是某一個協會的領導或者是副領導,我從鄭總開始,你給我們講講現在當會的副會長,跟以前相比較,推動企業服務方面,講一個突出的進步,跟以前比,現在商會協會有突出的進步,再講一個突出的問題,以你自身為例。
  周德文:我覺得作為商會的領導人,他要做好商會,首先必須有國際性的視野,因為現在都是經濟全球化,作為商會要給你的會員帶來大量各種各樣的信息,作為領導人,要有國際性的視野。也要組織你的會員出口考察,對接國外政府,國外的一些協會。第二個我覺得你要有非常強的組合資源的能力,所謂市場經濟就是資源的合理配制,作為商會的領袖,要有很強溝通能力,跟政府溝通,跟社會各界溝通,在溝通中得到各種各樣資源,進行合理組合配制。
  周德文:我覺得現在商協會不是政府的附屬,他已經成為獨立的力量,所以作為商會,及時反映你代表的階層,敢于向政府呼吁,特別把他們的意見建議,經過你的努力變成國家公共的政策,匯集到的你的企業。
  主持人:現在做的最不足的是什么?
  周德文:我們現在協會社會地位沒有到應該到的地位,所以有局限性,一沒有權利,二沒有金錢。
  主持人:我問問鄭總,你服裝行業副會長,做這些協會商會的角度來說,你自己從切身角度來說,以你自己為行業協會角度說,哪方面進步了,哪方面有突出的問題?
  鄭永剛:首先就是說,不同的商會,不同的協會他有不同的定位,做法也不大一樣。比如說我過去做服裝協會會長,他帶有政府職能性。我能做副會長,我的品牌領域里面當時在行業當中是作為一個領軍人的角色,僅此而已。我不是決策人,但是是一個副會長。我現在做的比如說像浙江上海商會的名譽會長,給會長做咨詢。比如說我現在接任的上海時尚協會的會長,這個事,比如說上海要打造第六個國際之都,這里面核心是什么,這要找一幫人研究。我現在是上海新工商商會的會長,新工商商會實際上就是企業家。做好商會,我覺得首先有這么幾個要素,第一個就是說,一定要讓他們感覺到這個商會是你的家。
  主持人:這是不可能的,怎么可能商會是一個家?
  鄭永剛:我能做出來。比如說對會員企業的了解,比如說某一個商會的企業,他的個人力量是有限的,他要爭取好的政策和要求,然后我們商會了解到以后,我們立馬組織,走進安徽,幫助他讓他感覺到,讓當地政府感覺到他是一個組織其中的一個代表,而且他會帶來上海很多的一些大企業家跟著會投資。所以這個是一個很好的效應。
  第二個方面,每年要做出幾個大的效應,比如說我們新滬商的大的論壇,這個論壇一定是實時性的,有高水準的經濟學家。我不恭維你,我不無需要恭維你,一定要有意。如果這次正好沒有參加覺得很遺憾,我們討論的話題一定要有時代性,而且一定要對每一個企業有用,所以這是非常重要。
  主持人:我聽起來主要是臺上活動為主。
  鄭永剛:現在實際上跟政府溝通,商會沒有這么大的能量,只是去呼吁,這種呼吁說實話有點像乞討的感覺。從合法的地位講,我們是很高的地位,因為我們是納稅人。但是體制的不到應有的地位,所以還期待未來得改革。
  主持人:西門子的馮必樂先生,聽了以后給我的視野很新,我們大企業很多東西,以及比政府國家的資源多,他也當德國中小企業什么會的領導,他說我就是幫中小企業去爭取一些資源,幫助他們發展,我覺得這個跟我們…
  鄭永剛:你說對了,就這個意思,我現在也是這個意思。比如說我帶一批中小企業到各個省市交流對接的時候,其實根本不是我的事,但是我要幫他們做,這是你的責任和義務。你要做好會長,要有奉獻精神,沒有奉獻精神和榜樣,你的會早晚要解散。
  凌蘭芳:我商務會的職務比較多,紡織呀什么的跟我企業產業有關系的。
  主持人:你覺得什么地方你說話有份量的是哪一個?
  凌蘭芳:中國民營企業,你要說說話有份量基本上想不起來。因為中國的商會,我覺得我們和主辦商會,非常重要,中國的商會目前的召開,是不健全的,是大有可為,因為我們現在數一數商會的話,不管是行業協會也好,商會也好,他主要的功能一聯誼,社交,二參觀學習,三幫助政府歌功頌德,其他真正的商會要代表行業的利益,維護消費者利益的同時,要為自己的行業維權維護,要跟政府進行談判,但是中國只要政府,特別強勢的時候,我們這個商會能跟政府進行對話的可能性,他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幾乎很微小。政府一直在跟企業一對一打交道,這個大企業跟政府有話語權,政府跟哪些企業有權,政府跟企業之間的有一種潛規則。我個人認為,就是當企業出現困難,發生矛盾的時候,出現小矛盾的時候,政府一般是偏護企業,當企業發生重大矛盾的時候,政府首先是出賣企業。
  主持人:這個出賣也要看情況。
  凌蘭芳:你看看我們多少的事情,三聚氰氨就是這樣子的,開始的時候他偏護,事情小他就偏護,能捂過去就捂過去,一看中央有意見了,政府馬上把企業推出去,所以企業不死也不行。
  主持人:推的也對,三聚氰氨這么嚴重的事情不推也不對。
  凌蘭芳:我們中國商會首先要維護合法權益,為企業家服務,首先應該跟政府有個談判的平臺。然后他要帶頭制定企業的正規則,反對潛規則,可是我們行業中,很多行業死在潛規則里面,我們這個社會有時候很浮躁,加之浮躁后帶來后果,小事沒有,有了大事來不及,哪一個商會在這上面做的好的,這個商會很有希望。我們中國接下來的10年當中,新產業,新模式,新領袖都跟商會緊密聯系起來。
  孟凡辰:當時德國企業家找到我,讓成為亞洲第一家經理人的時候,我第一反映就是應該幫助西方國家領袖領導中國,所以我接任了。我后來給一把手批示,讓有關部門支持我,這也是做的很順的。做的不順的話,確實是,看去年金融?;幕?,中國貿易量在全國占七八十,實際上西方國家對中國確實有一種誤解,99年到09年,中國人均GDP只增加了2700美金,美國GDP在這一區間增加了中國GDP的4.8錢,比如說中國賺一塊錢及他們可以賺4.8塊錢,在這樣情況下還不說你好。
  主持人:像你們德國商會在中國提供什么?
  孟凡辰:提供培訓,在這一前提下進行聯誼。
  徐文華:我是商會的一種,我是上海木材行業協會,我這個行業比較單一,就是木材,在這個行業里面我們有三大塊,一個是木材貿易,一塊是木材的加工制造業,還有一塊做地板。另外一塊就是做市場,做建材市場,那么這些企業家有本土的也有來自全國各地的,特別是做木材的,福建那一片比較多。我這個協會其實也是從原來的在政府指導下的 企業轉過來的。
  主持人:有什么最大的進步?
  徐文華:其實我們協會還是遵守這三條做的,我認為我們進步很大,協會主要和代表,因為這個企業有訴求,我們要代表這個企業。在這個方面我們跟政府溝通,比如說在低碳經濟中木材發展引起了很多問題,在所有問題上木材可以固碳,在接下來發展中,木材的使用已經是千家萬戶,將來的使用是更難了,將來的發展應該以木代鋼。今天借這個機會我順便說一下,我們以前用碳素材替代木材,但是其實世界上都在走用木材替代,什么道理?木材是可以再生產的,意大利的楊木,通過八年十年就成才了,然后用木材做成結構木,然后循環用,對人類沒有什么大的損害。
  主持人:你說的這些道理平時怎么沒有聽說,是不是你們做的不到位啊?
  徐文華:木材這一塊也是很古老的產業,其實我們在座的都離不開木材,很多人對木材司空見慣沒有什么感覺。因為現在大量的建設,大量的裝修,協會要做一個很好的事情,就是協調和服務。木材不是一個標準產品,比如說鋼材,他解決一個化學元素,你說這個木材沒有一個木頭是一樣的,誰鋪地板,這塊地板的干燥程度怎么樣都不一樣的,所以跟千家萬戶使用上面有很多的工作。
  主持人:謝謝,我們梁總,你覺得一個行業,他們企業中間,商會怎么樣,對你作為投資選擇會考慮的時候,會有什么影響嗎?還是說有沒有商會無所謂?你怎么看集體的發展跟單個企業的發展,對投資選擇有什么不一樣嗎?
  梁英杰:商會的活動我挺有機會參加的,尋找投資機會是一個機會。找人的關鍵是找到好的企業家。剛才講到,剛才不同的一些企業家講到,商會在中國的模式和特色,這個我也深深體會,我從香港過來,我接觸過香港的商會和海外的商會,基本上第一商會有比較強的使命感,代表商會跟政府做討價還價的責任。第二其實這個本職工作比較難,在里面有地方委員了,這樣子渠道比較暢通的,不一定是對立的,不一定是政府說的東西我們要反對什么的,在暢通的渠道政府去做。
  主持人:我們現在給大家提幾個問題的機會,我們選兩個問題。
  觀眾:我這個問題問過孟總,孟總在PPT上中國企經濟應該怎么辦,我跟地方政府很多的中小企業有很多聯系,但是我發現中小企業的生存環境非常惡劣,那么作為孟先生剛才提出來說,可以跟跨國公司進行合作,可是跨國公司怎么能夠看到這些中小企業呢?這些中小企業怎么讓中小企業更青睞他們?
  孟凡辰:有兩個緯度可以考慮,一個緯度你做企業的話,就像做人一樣,你只有優秀人家才可以看得到你,所以本身企業要做好,就像鄭總這種,鄭總跟日本人合作的時候,我們說他就已經國際化了。第二個因為像我們跨國企業,實際上和中國發展的核心趨勢非常密切掛鉤的,比如說中國的低碳建設和節能減排,在這方面我們做一些非常前瞻性的項目,如果你關心一下你會了解,作為企業我也非常希望大家關注,跟我們找到,尤其在新的市場趨勢,或者新的商業機遇的時候,我們想辦法尋求新的商業模式。
  主持人:創新的往往也是一些小企業。
  孟凡辰:我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,西門子是唯一一家跨國企業整體系統節能改造,承諾節約多少錢有節約多少錢。這個業務我們在中國做不到,很簡單因為我們在執行方面缺少很多合作伙伴。這只是一個例子。如果你留心關注,你會找到額外的點。
  觀眾:大家好,我來自湖州,我問下梁先生,你講過匯豐銀行投資一些比較好的企業,80度C呀,還有服裝企業,有的企業你們和風投之間的關系是什么樣的?你們肯定要以穩定的貸出去,才能收回你們的效益。
  梁英杰:中國只是我們做創投退出跟海外不一樣,中國我們在收入合并的成熟度沒有美國成熟,我們主要的退出是靠上市。
  主持人:所以跟其他的風投蠻像的。
  觀眾:主持人大家好,非常感謝有這個機會提這個問題。我是來自中國(超人模具)集團的,我針對絲綢之路集團的凌總。剛才凌總講,帶了那么多的項目工人,把企業一步一步挽救,然后再轉型。我的問題就是說,做一個協會,我們有義務跟企業搭建平臺,然后再向政府爭取企業應有的信息,我覺得我有一個理念,我的問題是我們學會,我們有沒有這個義務,或者我們有沒有這個責任幫助企業爭端。
  主持人:理論上是有的,實際上沒有。
  凌蘭芳:謝謝你提這個問題,每一個創業有三個階段,第一個階段養家糊口,第二個階段稍微做大一點,就是合作雙贏,第三做大了,特別大,那才是普度眾生。你說協會能夠給企業有多大的幫助,在中國目前環境下,你不要太指望商會和協會,將來五年三五年以后,何總把商會網做大了,創新模式出來了,肯定給大家幫助,現在主要是創業靠自己。
  觀眾:感謝在座的各位嘉賓,主持人給我這個機會。我來自港澳臺,我想提問一個問題,周會長,聽聽說你是溫州商會忙的一個人,現在你還要帶隊溫州人搞慈善,搞工藝,請你能不能給大家介紹一下,如何提升企業的文化,改變溫州人的形象,謝謝?
  周德文:我現在最關注的,做的最多的問題為溫州資本尋找出路,鼓勵民間投資特別是壟斷里面,最近中央出臺一系列遏制房價,溫州人許多傳統的投資理念,現在都遇到阻礙,又積累了巨大資本,現在溫州資本存在銀行5千個億,這么多的錢你不把他發揮作用,那是最可惜的,我作為溫州商會會長,我現在積極與社會各界,各個政府,各個項目持有者建立溝通,為溫州資本進一步尋找更好的投資出路,我覺得我現在做的最多的是這個工作。至于其他的工作,確實我們也有做,本來我是一個學者,我作為商會會長,目前我主要做的工作就是積極拓展溫州人投資的理念。我借助今天這個大會,希望大家主動對接溫州資本,讓溫州資本發揮更加積極有利的作用。
       (本刊編輯部根據現場錄音內容整理)

 

字體:、、 【 字體顏色:、、 關閉
 ◆ 評論內容
·還沒有相關的評論!
 ◆ 發表評論 ◆ 相關文章
您的大名: (點擊這里注冊)
(友情提醒:評論請限制在100字以內)
  • 商會組織會員江西三清山旅游考察
  • 玉環上海商會組織會員參觀學習ABB
  • 玉環在滬人才聯誼會第三屆第一次會員大會 玉環上海商會換屆暨第四屆第一次理事大會 兩會會議報道
  • 智胜彩票4场进球